簡析警察攔停臨檢之權力與界線

先前曾有一則不幸案例,是警察在街上巡邏時,恰好看見李姓男子準備從餐廳停車場駕車離開,員警臆測李姓男子應是酒後駕駛,於該餐廳停車場出口右側鎖定李男欲實施稽查,沒想到李姓男子發覺遭警車尾隨而驚慌失措,闖紅 ...

記錯檢疫時間被開罰?談行政罰法上的「錯誤」

新冠肺炎疫情蔓延,所有可能受到感染者都必須接受自主健康管理,或是居家檢疫,尤其必須居家檢疫者如果在隔離期間四處「趴趴走」,還可能吃上罰單。 按照「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」第15條規 ...

打開學生救濟的門:大法官解釋第784號

在舊有的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之下,學生在學校受到的權利侵害,只能夠循學校內部的申訴管道進行救濟。這樣的保障顯然是不足夠的,因此大法官解釋第382號指出,學校對於學生所做出的退學或類似之處分行為,「改變其學 ...

疫苗打不打?後遺症與行政救濟

近來,北部一名國中女學生接種子宮頸癌疫苗後,全身嚴重痠痛,父親遍尋醫生卻仍無法找出病因,憤而向衛服部提出告訴,衛服部認為該女童有幼兒型多發性關節炎,但這應該與疫苗無關,然而亦有醫師認為此疑似為接種疫苗 ...

酒測攻防戰-從一則交通裁決事件談起

近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發布新聞稿「酒測攔檢與人權保障的界限何在?」一文,引起大眾廣泛討論。事實概要如下:   本件被上訴人(即汽車駕駛人)駕車在臺北市市民大道前,遭執勤員警以「行經設有告示 ...